建党百年
centennial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arty

一支派克钢笔立下的功勋-利来老牌

发布时间:2021/09/15

在平津战役纪念馆的展厅里,一支派克钢笔十分引人注目,这支钢笔就是签订《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时,我方代表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苏静同志签字用的钢笔。在平津战役纪念馆筹建期间,苏静同志将这支珍藏近50年的钢笔捐赠给了纪念馆。

苏静签订北平和平协议用的钢笔 图片来自:平津战役纪念馆

1948年冬,在人民解放军强大的军事压力下,在北平地下党组织的密切配合以及北平各界人士对和平的强烈要求下,傅作义派出《平明日报》社长崔载之作为代表,由《平明日报》采编部主任李炳泉陪同,秘密出城谈判。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苏静负责接待他们,但由于双方提出的谈判条件相差甚远,无果而终。随后,在我军迅速解决河北新保安、张家口之敌后,傅作义迫于形势压力于1949年1月6日,派华北“剿总”少将、民事处处长周北峰为代表,同燕京大学教授、民盟成员张东荪赴天津蓟县八里庄进行第二次谈判。这次谈判,双方态度比较诚恳,形成了会谈纪要,但是此时的傅作义仍存有幻想。1月13日,傅作义派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作为全权代表进行第三次谈判。1949年1月15日,我军经过29个小时解放了天津,给傅作义很大触动,双方很快达成了北平和平解放的基本协议。第三次谈判结束后,傅作义希望我方派出代表进城,以便进一步协商联络,平津前线首长当即决定派苏静为我方代表,随同邓宝珊一同进城。

欢庆北平和平解放的彩车 图片来自:平津战役纪念馆

1949年1月17日,苏静和邓宝珊同乘一辆吉普车从通县五里桥前往北平。此时的苏静业已改装,身着长袍、头戴礼帽,给人的感觉像是商人、学者、政客,总之,人们不会把他和解放军代表联系在一起。在颠簸行驶的汽车上,邓宝珊对苏静说:“这次谈判很顺利嘛!态度诚恳,意见一致,很快达成了协议,这多好啊!”

1月18日,傅作义同王克俊、阎又文,在崔载之的陪同下,专程来到苏静下榻的联谊处,向解放军第一位入城代表表示欢迎,一阵寒暄之后,傅作义对在座的人说:“你们一起,依据城外达成的初步协议,再商定一个切实可行的和平解决的具体方案,只要有利于和平解决,有利于北平这个文化古都免遭破坏,实施方案怎么定都行,你们几位就算是双方的全权代表了!”

苏静作为第一个进入北平城内的我军代表,首先感谢了傅作义将军的信任,说道:“我只能起一个联络员的作用,有什么要解决的问题,我可代为联络,请示平津前线的领导,还可以通过电台联系。”

于是,苏静与王克俊、崔载之、阎又文等人,从1月19日开始会谈,根据五里桥签订的协议,提出一条,研究一条。在研究中,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意见一致后,就写上一条,使原来的协议逐条具体化。商谈中争论不多,顺利达成了包括十八条内容的协议。草稿拟定后,苏静电告平津前委,转报中央军委,经修改后形成正式协议,即《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1月21日,苏静与王克俊、崔载之分别代表双方在协议上签了字。21日午后,王克俊拿给苏静一个文件,说:“明天骑兵第4师从永定门出城,随后还有101军随时准备出城。”听王克俊这么说,苏静心里明白,这就是傅作义执行协议的行动了。于是,苏静立即将消息电告平津前线总前委。

1949年1月31日,我军正式接管北平防务,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城内国民党军守军全部接受我军的改编,北平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免遭战火毁坏,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出处:


微信
    

网站

利来网的版权所有:浙江世贸装饰股份有限公司
电话:0571-87950269 、 0571-87396365 传真:0571-87353261
邮箱:(宣传) [email protected] (人事)[email protected]
总部地址:中国·杭州西湖区古墩路829号天亿大厦20楼